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偏僻租屋內
偏僻租屋內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人成视频免费视频,色悠久久久久综合网,图片自偷自拍免费]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包玉婷一個人在學校邊上租了一間房,因為地處偏僻,所以很清淨,沒人打擾。

她從叔叔家逃回來,就躺在床上偷偷哭了一天。

過了幾天,身體上的不適才漸漸消失。

這天她從學校圖書館回來,天很熱,就直接走進浴室洗澡,洗完澡,包玉婷穿好胸罩和內褲,就走了出來,可一抬頭就看見小客廳的沙發上竟坐了三個陌生男人!

包玉婷嚇的尖叫來:你們!

你們是什麼人?!

怎麼進來的?!

包玉婷剛洗完澡,一頭長髮濕淋淋的搭在肩上,被淡黃色胸罩緊緊包住的一對奶子,高聳入雲,隨著她緊張的呼吸上下起伏;薄薄的內褲下隱隱透出一叢黑影,那是她濃密的陰毛;修長的兩條大腿潔白無暇,如同兩條玉柱。

這三個男人卻不懷好意的盯著包玉婷淫笑著:咱們都是你叔叔的朋友,這可是你這裡的鑰匙!

哈哈!

小美人,別怕啊說著,幾個人圍住了包玉婷,淫褻的笑著:你的身材真好呀!

讓咱們好好玩玩!

哈哈這三個中年男人,把包玉婷連拉帶拽的拖進裡面的臥室,接著把她扔到床上!

包玉婷還在努力的掙扎尖叫:救命!

放開我!

鬆手!

其中一個肥胖男人不耐煩了,伸手拿出把匕首,按在包玉婷的乳房根部,惡狠狠的低吼道:媽的小賤貨!

~再叫老子就把你的這對肥奶子割下來!

~包玉婷只覺得乳房根部一陣冰涼,嚇的立刻閉上了嘴。

肥胖男人壞笑著:小賤貨!

~你他媽的再叫呀!

~哈哈他一邊壞笑,一邊刀鋒一挑,把包玉婷的乳罩從中間挑斷,包玉婷的一對處女玉乳立刻彈了出來!

包玉婷苗條的身材,卻有一對比同齡女孩都豐滿的乳房,雖然現在平躺在床上,可這對乳房還是傲然挺立。

肥胖男人一看眼都直了,伸出手用力握住包玉婷的一只乳房,開始用力的揉搓起來!

另一個光頭男人也毫不客氣的抓住包玉婷的另一只乳房,擠奶似的猛捏。

包玉婷只覺得兩個乳房又脹又疼,連忙哀求他們:不要!

啊!

~快停下!

~不要了!

求求你們!

~輕一點!

啊!

騷貨!

~奶子長的好大!

~真夠勁!

哈哈!

賤貨叫呀!

~包玉婷的堅挺乳房,讓這兩個男人抓得很滿足,給他們一種飽滿的充實感。

包玉婷強烈的反應,讓他們更加的興奮了。

這時三個男人都在床上,把包玉婷圍在中間。

只見一張大床上,一個幾乎全裸的苗條姑娘被三個中年男人圍在當中,其中兩個正興奮的揉搓這個姑娘飽滿的兩個白嫩乳房,另一個則開始向下脫這姑娘身上唯一剩下的內褲!

包玉婷當然感到有人在撕扯自己的內褲,可她的手正按在兩個粗魯男人的手上,想把他們的大手從自己乳房上扯開,可不料,另一雙大手猛的扯下了自己下身唯一的保護!

包玉婷尖叫一聲:不要!

可她這聲尖叫卻把三個男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下身上!

包玉婷趕忙夾緊大腿,可一切都太遲了,那個男人用盡蠻力,把包玉婷的兩條玉柱般的大腿,向兩邊拉的大開,包玉婷兩腿間的秘密在燈光下暴露得一清二楚!

包玉婷仰面躺在床上,兩條大腿張的大開,牆上強烈的燈光把包玉婷神秘的陰部完全暴露在這群色狼面前。

他們三個貪婪的欣賞著這個美女的下身。

包玉婷倒三角形的濃密陰毛從陰埠一直延伸到大陰唇兩邊,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緊緊的閉著,只有一點亮晶晶粘液從裡面滲出來。

那個麻臉男人最先忍不住了,他跪在包玉婷兩腿之間,把自己的內褲脫了,掏出一根超長的大炮!

這根30厘米的巨大肉棒,在燈光下發出烏黑的油光,在包玉婷白嫩的大腿內側上下晃動,慢慢靠近包玉婷的陰唇!

包玉婷低頭看見這麼巨大的一根鐵棒,嚇的幾乎暈過去,她用哭腔哀求麻臉:你的太大了!

~我會死的!

求求你不要!

啊!

麻臉興奮的低吼:老子就是要你死!

騷貨!

~叫呀!

~看老子怎麼干死你!

在他的叫聲中和包玉婷的哀求聲中,麻臉把自己的龜頭頂到了包玉婷的陰道口上,他還熟練的吐了點口水,抹在烏黑發亮的龜頭上,然後他猛地把屁股向前一挺,一根烏黑的大肉棒頓時深深沒入包玉婷的體內!

包玉婷只覺得陰道口一陣脹裂似的疼痛,忍不住:啊!

~好疼!

~不要!

~的尖叫起來,邊叫還邊猛蹬雙腿,屁股左右亂扭,想擺脫他雞巴的侵犯。

可這反而讓麻臉興奮異常,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30厘米的長雞巴才戳進去10幾厘米,包玉婷已經是銀牙緊咬,香汗淋漓了。

被包玉婷陰道包裹住的那一部分雞巴又溫暖又濕潤,好像被一張小嘴緊緊含住一樣,外面的那一部分就更想進去了!

他把包玉婷的兩條大腿抱在胸前,腰再向前一挺,在包玉婷噢~!

的一聲尖叫裡,剩下的10幾厘米陽具完全插了進去,直抵包玉婷陰道的盡頭!

麻臉這才滿足的開始前後的活塞運動,一邊小婊子!

~老子操爛你!

~噢!

的叫,一邊低頭看自己的大雞巴在怎麼姦淫這個性感的女孩:麻臉烏黑油亮的陽具把包玉婷少經人事的陰道口脹的大大的,被迫緊緊套在他青筋暴露的肉莖上,每一次他陽具的插入,都帶著大小陰唇向裡沒入,每一次陽具的抽出,又帶著包玉婷的大小陰唇向外翻開,還從裡面帶出一股股白色的粘液!

麻臉緊緊壓在包玉婷曲線玲珑的裸體上,就像在做伏地挺身一樣,把他那根30厘米的烏黑油亮的巨根直上直下的在包玉婷的下體裡來回抽戳!

包玉婷嬌嫩的下體都快被他操爛了,最先充血脹硬向外翻開的是包玉婷肥厚的大陰唇,兩片長著濃密陰毛的大陰唇被操的向外大翻,就好像一件外面是毛的皮襖被解開,露出了光滑的裡子。

麻臉狠操的過程中,那兩個中年人的眼睛一刻不停的貪婪的盯著包玉婷的下體,包玉婷的兩片花瓣終於對他們張開,露出了更加神秘的女性花蕊,他們已經忍不住開始搓揉自己的雞巴。

包玉婷不斷的哀叫著:不要!

~不求求求你!

不要!

~啊!

~請請你~饒了我~麻臉卻不依不饒的沖刺著,一邊用盡全身重量狠戳,一邊吼叫:噢!

媽的好爽!

~小騷逼!

叫啊!

老子操死你!

噢!

麻臉突然感到包玉婷的陰道壁一陣痙攣,緊緊夾住了他的雞巴,好像一張溫暖小嘴不停的吮吸他的龜頭,他低頭一看,只見包玉婷眉頭緊皺,全身繃緊,突然一股暖流從身下這個女孩的陰道口裡湧出,一股股的白漿順著陰唇的縫流到屁股上,床上,隨即包玉婷渾身軟的像灘爛泥,癱在床上一動不動了,只剩下輕輕的喘息和呻吟!

包玉婷在他的強姦下,竟然達到性高潮,讓麻臉男人興奮異常,他緩緩從包玉婷的陰道裡抽出自己的雞巴。

還不等包玉婷緩過氣來,又一把摟住包玉婷的細腰,開始從包玉婷的屁股後面插了進去!

這個肌肉發達的中年人,就象個強力彈簧,在包玉婷的屁股後面瘋狂的捅、戳、插!

只見床上一個身材苗條性感的美女,被迫擺出性感姿勢,任由屁股後面的男人,把他長長的肉莖,不停的戳進自己的身體裡面,女生白色的漿液一股股的順著她玉柱般的大腿內側流到床單上。

這個房間裡不斷傳出一個女孩時高時低的呻吟,有時甚至是聲嘶力竭的慘叫,更加不絕於耳的是幾個男人野獸般的猛吼和無恥的淫笑。

肥胖子和光頭在旁邊淫笑著看麻臉姦淫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聲嘶力竭的哭叫聲不斷傳到他們耳朵裡。

嗚嗚!

不要!

求求你!

~啊!

~不要!

~嗚嗚包玉婷雙手按在床上趴著,屁股淫蕩的撅著,麻臉則是站在床下抱緊了包玉婷的臀部加速干她。

包玉婷豐腴的兩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

他一邊干著,一邊用兩只手揉捏著包玉婷前後亂晃的乳房。

他只要一低頭看見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包玉婷陰戶的超長陽具。

正在抽送的陽具上沾滿包玉婷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水。

眼前的這番景象,就好像一個東北的老農用風箱生火做飯,把風箱裡的那根長長的木棒緩緩抽出來,再用力插進去。

只不過現在這個風箱變成了一個165公分,有著高聳乳房的長腿美女,風箱的洞變成了這個裸女的陰道,而那根長木棍則是他30厘米的肉莖!

他興奮的喘著氣,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著包玉婷肉嫩的陰道壁和他粗糙雞巴摩擦的快感,同時耳邊響起包玉婷淫浪的哼叫。

不要!

~雞雞巴太長了!

快停!

~啊!

~包玉婷不斷的叫床聲讓他的雞巴又暴漲了幾厘米,他一用力,感覺龜頭頂到了陰道的盡頭,包玉婷好像觸電了似的,猛地左右搖動她圓滑的屁股:不要!

不要!

饒–饒了我!

–頂到頭了!

-別!

別再進了!

啊!

-停!

包玉婷突然的扭動讓麻臉爽的差點射出來,他連忙摟住包玉婷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著:小婊子!

陰道這麼短!

-是不是頂到子宮口了!

—看老子戳爛你的小騷逼!

—我戳!

包玉婷嬌柔無力的扭動掙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獸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爛洞!

他一邊惡狠狠的嚎叫,一邊把雞巴慢慢向後退出來,包玉婷陰道裡冒出的白漿順著他的長長的雞巴淌下來,滴落在床單上。

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頂,一整根雞巴頓時全都沒入包玉婷體內,龜頭凶狠的撞擊著包玉婷的子宮口,包玉婷已經不是在呻吟,而是聲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

-啊……啊……好疼!

……啊…啊……啊……啊…快停下!

–饒了我…請不要!

包玉婷的尖叫聲中夾雜著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體的母馬般跪在床上,手撐著床,珠圓玉潤的兩片白臀,正對著那幾個中年男人,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樣的粗醜陽具緩緩從包玉婷的陰道裡抽出來,每一次都帶著陰道口紅嫩的肉跟著外翻,接下來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兩片大小陰唇又被他的雞巴猛的塞進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來越多,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流到床上。

好一會之後,他感到包玉婷的子宮口已經越來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進,他的大龜頭終於戳進了包玉婷的子宮裡,包玉婷小小的子宮本能的收縮緊緊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龜頭。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直到半個多鐘頭後,包玉婷屁股後面的男人終於忍不住一瀉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從包玉婷的陰道裡抽出雞巴,一股滾燙的白色濃漿全噴灑在包玉婷光滑的背脊和渾圓的屁股上。

光頭早就忍不住了,他坐在床上,把已經癱倒在床的包玉婷扶起來,包玉婷圓睜一雙妙目,不知他想干什麼,直到看見他胯見那根充血過度高高翹起的粗大雞巴,才明白他想讓自己坐在他腿上姦淫自己!

可包玉婷已經虛弱無力,只能任由光頭擺布,光頭淫笑著扶著包玉婷的細腰,讓包玉婷的陰道口對準自己的龜頭,慢慢的鬆手,讓包玉婷身體的重量把自己的粗大雞巴吞進去!

包玉婷只覺得兩腿酸軟,而他扶著自己腰的手慢慢鬆開了,自己的身體不由得向下坐了下去,可要命的是一根火熱的鐵棒卻從自己最嬌嫩的陰道口裡面趁勢伸了進來!

包玉婷剛剛被麻臉強姦,陰道裡滿是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所以光頭的陽具雖然特粗,卻很順利的一節一節的慢慢滑入包玉婷細小的陰道裡。

光頭等包玉婷已經完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這才開始雄腰猛挺,把包玉婷向上狠頂。

噢!

騷貨!

你的逼好滑啊!

包的老子的雞巴這麼緊!

~爽!

~不要!

噢!

~啊!

輕一點!

求你!

~在包玉婷的叫床聲裡,他開始不停不歇的上下活塞運動,他就像一頭野獸,用盡蠻力把包玉婷向上一頂一頂,享受這其中陰莖和陰道摩擦的快感,以及身前這個女生嬌柔的哼叫。

包玉婷覺得自己好像坐在一個在上下劇烈顛簸的破車上,最痛苦的是還有一根粗大的鐵棍插在自己的下身裡面,脹的陰道一陣陣酸痛。

還有一件事包玉婷羞於啟齒,她胸前的這對玉乳比同齡女孩都堅挺、肥大,平時是她最驕傲的部分,可跑步是這對乳房上下顫動的也特別厲害,每次都扯的她乳根一陣疼痛。

這次坐在光頭大腿上,全身被他頂的幾乎飛起來,乳房每晃一次,都扯的好疼。

可包玉婷還不敢叫出來,不然這幾個禽獸般的中年男人,還不知會怎麼樣蹂躏自己的這對奶子。

包玉婷剛想到這裡,卻聽見剛才那個在自己身上瘋狂施暴的麻臉男人淫笑著對肥胖子說:你光看著干嘛!

這小妞的兩個奶子這麼上下的亂晃你就不想好好揉揉哈哈包玉婷一聽幾乎暈過去,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肥胖子把他的一雙大手,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肥胖子的兩個手擠奶似的揉擠著包玉婷性感挺拔的山峰,包玉婷尖聲叫著:哦!

–別!

輕輕一點!

疼!

啊!

麻臉笑罵道:媽的!

–胖子!

—你是在擠奶吧!

胖子興奮的一句話不說,只顧著用力揉搓眼前這對高聳的乳峰,感受著這對乳房的熱力和彈性。

光頭已經在包玉婷的陰道裡抽插了幾百下,光頭的雞巴卻還沒有完全滿足,只見陰莖表面血管青筋暴露,雞巴的背面都可以看見鼓脹的尿道,裡面不知已經積蓄了多少精液要在包玉婷的狹窄的肉洞裡突然的噴射!

光頭繼續摟住坐在腿上的這個女孩的小蠻腰,雞巴還在不停的向上狠頂,只不過他說的話越來越污穢,肉莖戳的越來越用力,節奏越來越快了!

小婊子!

—噢!

送上門讓老子操!

真他媽爽!

-老子操死你!

—小騷貨!

騷逼被操爛了吧!

–老子等會把你射上天花板去!

操死你個騷貨!

–噢!

-終於在光頭的吼叫聲中,他的雞巴在包玉婷柔滑的陰道裡發射了。

雞巴一陣劇烈的顫抖和抽搐,從他的膨脹的尿道裡噴出已經憋了個把鐘頭的熱精,滾燙的精液射在包玉婷被蹂躏了1個多小時的陰道壁上,包玉婷的陰道本能的一陣收縮,緊緊包住了光頭還未軟下去的肉莖,光頭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被女孩溫柔的小嘴緊緊含住似的,又是一陣酥麻,雞巴忍不住又是一陣抖動,在包玉婷的陰道裡吐出了最後一點濃精,這才完全軟了下去。

他這才把已經被干的半死不活的女孩扔在床上,只見包玉婷白嫩的一對乳房被男人們揉搓的紅腫脹大,比平時大出一圈,上面還糊滿了男人的口水和白色的精液;紅腫的兩片大陰唇,就像兩片蚌殼向外分的大開,裡面的蚌肉一覽無余,從最深處的肉洞裡面,一股股的白色濃漿還在不停的湧出來!

肥胖子早就等的不耐煩了,見他們兩個已經發洩完了,就急不可待的爬上床,用69式姦淫包玉婷!

包玉婷平躺在床上,還沒搞清怎麼回事,就看見一個肥胖的男人跨在自己臉上,一根熱乎乎的肉根熟練的找到自己的嘴,猛地戳了進來!

而自己的兩條大腿也被他拉的大開,不同的是陰唇上下被一條柔軟的東西來回的舔弄。

包玉婷敏感的下體被肥胖子分的大開,他把舌頭在大小陰唇上來回舔弄,同時享受著雞巴在包玉婷嘴裡抽動的快感。

包玉婷敏感的陰蒂被他熟練的玩弄,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傳遍全身,包玉婷劇烈的扭動身體,可肥胖子的舌頭還是毫不留情的深入到了包玉婷的陰道裡面,並且還常常淫褻的翻開包玉婷的大陰唇,把舌頭在包玉婷光滑的大陰唇的內側來回的舔,包玉婷被他刺激的淫水如漿般狂流不止,他一邊舔包玉婷的陰唇,一邊挺動腰部,把自己的陽具在包玉婷的嘴裡來回的抽動,感受著讓這樣一個美女給自己口交的快樂。

包玉婷在他跨下無力的扭動,用手握住他粗大雞巴的根部,被迫含住他鐵硬的龜頭,屈辱的淚水從白皙的臉上流下來。

包玉婷還從沒有含過男人這麼大的龜頭,就像一個鐵硬的乒乓球塞在自己嘴裡,熱乎乎的,還不停的從裡面流出惺騷的液體到自己嘴裡,吐又吐不出去,只有被動的吞吐著身上這個肥胖中年人的雞巴,不過這個男人好像很舒服,不停的用力向下插入、再插入!

很快,包玉婷覺得嘴裡的這根硬梆梆的肉莖,好像在一陣陣的抽搐了,難道他要—要射了!

—包玉婷想到這裡,心裡一陣惡心,忙用力的把頭向後仰,想把嘴裡這個腥臭的雞巴吐出去。

可身上這個男人卻更快更猛地在她嘴裡猛插起來!

噢-舒服!

小婊子!

-你的嘴巴好緊!

好小啊!

爽死了!

肥胖子舒服的叫著,突然他猛力的動作停止了,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

包玉婷也就在這一刻,突然感到嘴裡的那根鐵棒前端,猛的噴出一股熱流,灌進自己嘴裡。

鐵棍的每一次抽搐,都像機關槍似的發射出一股滾燙的熱精。

包玉婷的嘴裡哪容的下這麼多精液,大部分都順著她的嘴角流到床上。

好一會之後,身上這個男人才把他已經軟綿綿的雞巴從包玉婷嘴裡抽出來,包玉婷白淨的面龐上,嘴角上,長髮上都粘滿了剛才他射出的男性髒物,顯得包玉婷的臉更加的淫糜了!

麻臉這時早恢復了精力,他那根30厘米的巨根再一次暴起,惡狠狠的對準了包玉婷赤條條的身體。

他興奮的把包玉婷從床上拉起來,從背後緊緊抱住包玉婷,他那根滾熱的肉莖正好緊貼在包玉婷白嫩的屁股上,他淫褻的把陰莖在包玉婷渾圓上翹的屁股上來回摩擦著:小騷貨!

屁股長的真翹呀!

~包玉婷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只有任由他玩弄自己:求求你不要!

可麻臉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的意思,包玉婷苗條性感的身體,讓他興奮異常。

他握住自己那根巨根的末端,把龜頭沿著包玉婷的屁股縫向裡探索,熟練的找到了那個黃豆粒大小的肉洞入口,洞口還濕乎乎的,他屁股一抬,長長的雞巴像條烏黑的大蛇深深的鑽進包玉婷細小的肉孔裡面!

麻臉摟著包玉婷的細腰,從旁邊的大鏡子裡看自己姦淫身前這個美女的全過程:只見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年輕美女赤裸裸的緊貼在一起,中年男人胯下一根超長的烏黑雞巴不停的在女孩的屁股後面進進出出,每一次的進出都讓女孩啊!

不要!

的尖叫不止。

麻臉用這種站立的姿勢姦淫包玉婷,雖然他的雞巴不能插的很深,可插入的角度不同,讓他粗硬的雞巴劇烈的摩擦著包玉婷最敏感的陰道前端,包玉婷很快就氣喘籲籲,大汗淋漓!

不要~好脹啊~求求你!

不要!

~啊騷貨!

叫的真好聽!

是不是這樣干的爽呀!

~賤婊子!

~麻臉顯然對包玉婷的反應很滿意,下面那個東西干的也更快,更猛了!

他兩只手伸到包玉婷胸前,抓住包玉婷那兩個晃晃蕩蕩的肉球,雞巴則在包玉婷緊繃的下身裡面來回的抽動,包玉婷的淫水絲絲縷縷的順著和他的性器結合處向下流。

很快這種姿勢就讓麻臉不滿足了,他需要更大的沖擊和生理上的滿足。

他把包玉婷放到床邊,讓包玉婷上半身趴在床上,這樣他的雞巴的高度和包玉婷陰道口的高度正好差不多,方便他前後直來直去的猛戳。

他興奮的扶住包玉婷細細的腰身,開始像加足馬力的火車頭向前猛沖!

只見那根長長的陽具快速的沒入,又立刻抽出,狠狠撞擊包玉婷渾圓的屁股。

包玉婷幾乎是哭叫著:慢一點!

~不要!

~求你!

輕一點點啊!

麻臉完全陶醉了,他野獸似的吼叫:哦!

~媽的真爽!

老子要操死你!

他的手緊緊抓著包玉婷屁股上的肥肉,低頭看著自己那根肉莖飛快的在包玉婷的屁股後面沖擊著這嬌柔的美女。

他覺得腰有點累的時候,身體就停下不動,兩手抱著包玉婷的細腰,向自己懷裡猛帶,包玉婷就象是穿在竹簽上的肥肉,被他這樣來回的拖來推去的姦淫取樂!

包玉婷都不明白為什麼男人看見她的裸體就只有獸性的發洩。

尤其是屁股後面的麻臉,他就象是一個機器人似的,不停的雄腰猛挺,帶動他那根巨大的肉莖,猛的向前刺出,一次又一次的撞擊包玉婷雪白的屁股,撞的是啪啪做響。

他好像還不滿足似的,有時還用手拍擊包玉婷渾圓的屁股,在包玉婷的啊!

—啊!

-的尖叫聲裡,他得到了更大的滿足,可包玉婷白嫩的屁股上卻留下一個個微紅的掌印。

他這樣的猛戳了大概半個鐘頭,一陣快意從他的龜頭傳出來,他再用力的戳了幾下,終於精門大開,濃濃的精液灌進了包玉婷的陰道裡。

包玉婷覺得陰道裡那根硬梆梆的肉棍開始劇烈的抽搐、抖動,熱乎乎的液體流進了自己陰道的深處,隨之像灘爛泥似的倒在床上。

肥胖子和光頭在旁邊看著這一幕比A片還精彩的真人表演,早已忍耐不住,把已經被蹂躏的半死的包玉婷抱起來,一前一後的兩根陽具同時捅進包玉婷的身體裡面,不同的是肥胖子的雞巴進到包玉婷的屁股後面,而光頭的陽具則進到包玉婷的小嘴裡。

包玉婷圓圓白白的屁股翹的高高的,肥胖男人半蹲著,用他那根大雞巴從背後不停插她,插的她兩顆大奶子劇烈晃動。

在她前面,光頭將雞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著。

包玉婷看樣子想叫嘴巴卻被堵住,只能皺著眉頭,「嗯嗯嗯嗯」

的不停哼著。

突然間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肥胖子和光頭都快要洩了,正在做最後沖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盡頭!「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媽啊!…啊…啊!…」

,包玉婷被干的急喘,不斷告饒。

幾乎同時,兩人將精液分別噴在包玉婷的臉上和屁股上。

這個時候,包玉婷已經高潮了四,五次,已經渾身乏力,站都站不起來。

但他們還不準備放過包玉婷,麻臉先拿了礦泉水給她喝,喝完休息約20分鐘,才稍微恢復了體力,他們三個人就站到包玉婷面前,要包玉婷跪著替他們吹喇叭,吸著吸著3根雞巴又都硬梆梆了。

包玉婷輪流用嘴套弄他們的雞巴,兩只手還要替其余兩人打手槍,忙得包玉婷香汗淋漓。

從這個時候開始,他們輪番上陣,任何時候都至少有兩人在強姦包玉婷,干的包玉婷淫聲充斥小出租屋內,洩了又洩,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只有看到包玉婷快要虛脫,他們才會讓包玉婷稍事休息,但一等包玉婷回過氣,他們就又摸又舔的撩起包玉婷的性慾,接著自然又是一陣狂抽猛送,干的包玉婷半夜都在「大雞巴…」

「求求你…」

「要死了…」

不停亂叫。

各式各樣的姿勢換了又換,包玉婷還被帶到窗戶邊,面對著窗外的小路和對面的房子,站著被光頭插到高潮,最後將精液噴的包玉婷臉上,頭髮到處都是。

一直到包玉婷被干的昏過去,他們這才放過包玉婷,把這個快要虛脫的性感玉女扔在床上,他們滿足的揚長而去。

走的時候燈都不關,門也大開著。

包玉婷一個人在學校邊上租了一間房,因為地處偏僻,所以很清淨,沒人打擾。

她從叔叔家逃回來,就躺在床上偷偷哭了一天。

過了幾天,身體上的不適才漸漸消失。

這天她從學校圖書館回來,天很熱,就直接走進浴室洗澡,洗完澡,包玉婷穿好胸罩和內褲,就走了出來,可一抬頭就看見小客廳的沙發上竟坐了三個陌生男人!

包玉婷嚇的尖叫來:你們!

你們是什麼人?!

怎麼進來的?!

包玉婷剛洗完澡,一頭長髮濕淋淋的搭在肩上,被淡黃色胸罩緊緊包住的一對奶子,高聳入雲,隨著她緊張的呼吸上下起伏;薄薄的內褲下隱隱透出一叢黑影,那是她濃密的陰毛;修長的兩條大腿潔白無暇,如同兩條玉柱。

這三個男人卻不懷好意的盯著包玉婷淫笑著:咱們都是你叔叔的朋友,這可是你這裡的鑰匙!

哈哈!

小美人,別怕啊說著,幾個人圍住了包玉婷,淫褻的笑著:你的身材真好呀!

讓咱們好好玩玩!

哈哈這三個中年男人,把包玉婷連拉帶拽的拖進裡面的臥室,接著把她扔到床上!

包玉婷還在努力的掙扎尖叫:救命!

放開我!

鬆手!

其中一個肥胖男人不耐煩了,伸手拿出把匕首,按在包玉婷的乳房根部,惡狠狠的低吼道:媽的小賤貨!

~再叫老子就把你的這對肥奶子割下來!

~包玉婷只覺得乳房根部一陣冰涼,嚇的立刻閉上了嘴。

肥胖男人壞笑著:小賤貨!

~你他媽的再叫呀!

~哈哈他一邊壞笑,一邊刀鋒一挑,把包玉婷的乳罩從中間挑斷,包玉婷的一對處女玉乳立刻彈了出來!

包玉婷苗條的身材,卻有一對比同齡女孩都豐滿的乳房,雖然現在平躺在床上,可這對乳房還是傲然挺立。

肥胖男人一看眼都直了,伸出手用力握住包玉婷的一只乳房,開始用力的揉搓起來!

另一個光頭男人也毫不客氣的抓住包玉婷的另一只乳房,擠奶似的猛捏。

包玉婷只覺得兩個乳房又脹又疼,連忙哀求他們:不要!

啊!

~快停下!

~不要了!

求求你們!

~輕一點!

啊!

騷貨!

~奶子長的好大!

~真夠勁!

哈哈!

賤貨叫呀!

~包玉婷的堅挺乳房,讓這兩個男人抓得很滿足,給他們一種飽滿的充實感。

包玉婷強烈的反應,讓他們更加的興奮了。

這時三個男人都在床上,把包玉婷圍在中間。

只見一張大床上,一個幾乎全裸的苗條姑娘被三個中年男人圍在當中,其中兩個正興奮的揉搓這個姑娘飽滿的兩個白嫩乳房,另一個則開始向下脫這姑娘身上唯一剩下的內褲!

包玉婷當然感到有人在撕扯自己的內褲,可她的手正按在兩個粗魯男人的手上,想把他們的大手從自己乳房上扯開,可不料,另一雙大手猛的扯下了自己下身唯一的保護!

包玉婷尖叫一聲:不要!

可她這聲尖叫卻把三個男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下身上!

包玉婷趕忙夾緊大腿,可一切都太遲了,那個男人用盡蠻力,把包玉婷的兩條玉柱般的大腿,向兩邊拉的大開,包玉婷兩腿間的秘密在燈光下暴露得一清二楚!

包玉婷仰面躺在床上,兩條大腿張的大開,牆上強烈的燈光把包玉婷神秘的陰部完全暴露在這群色狼面前。

他們三個貪婪的欣賞著這個美女的下身。

包玉婷倒三角形的濃密陰毛從陰埠一直延伸到大陰唇兩邊,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緊緊的閉著,只有一點亮晶晶粘液從裡面滲出來。

那個麻臉男人最先忍不住了,他跪在包玉婷兩腿之間,把自己的內褲脫了,掏出一根超長的大炮!

這根30厘米的巨大肉棒,在燈光下發出烏黑的油光,在包玉婷白嫩的大腿內側上下晃動,慢慢靠近包玉婷的陰唇!

包玉婷低頭看見這麼巨大的一根鐵棒,嚇的幾乎暈過去,她用哭腔哀求麻臉:你的太大了!

~我會死的!

求求你不要!

啊!

麻臉興奮的低吼:老子就是要你死!

騷貨!

~叫呀!

~看老子怎麼干死你!

在他的叫聲中和包玉婷的哀求聲中,麻臉把自己的龜頭頂到了包玉婷的陰道口上,他還熟練的吐了點口水,抹在烏黑發亮的龜頭上,然後他猛地把屁股向前一挺,一根烏黑的大肉棒頓時深深沒入包玉婷的體內!

包玉婷只覺得陰道口一陣脹裂似的疼痛,忍不住:啊!

~好疼!

~不要!

~的尖叫起來,邊叫還邊猛蹬雙腿,屁股左右亂扭,想擺脫他雞巴的侵犯。

可這反而讓麻臉興奮異常,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30厘米的長雞巴才戳進去10幾厘米,包玉婷已經是銀牙緊咬,香汗淋漓了。

被包玉婷陰道包裹住的那一部分雞巴又溫暖又濕潤,好像被一張小嘴緊緊含住一樣,外面的那一部分就更想進去了!

他把包玉婷的兩條大腿抱在胸前,腰再向前一挺,在包玉婷噢~!

的一聲尖叫裡,剩下的10幾厘米陽具完全插了進去,直抵包玉婷陰道的盡頭!

麻臉這才滿足的開始前後的活塞運動,一邊小婊子!

~老子操爛你!

~噢!

的叫,一邊低頭看自己的大雞巴在怎麼姦淫這個性感的女孩:麻臉烏黑油亮的陽具把包玉婷少經人事的陰道口脹的大大的,被迫緊緊套在他青筋暴露的肉莖上,每一次他陽具的插入,都帶著大小陰唇向裡沒入,每一次陽具的抽出,又帶著包玉婷的大小陰唇向外翻開,還從裡面帶出一股股白色的粘液!

麻臉緊緊壓在包玉婷曲線玲珑的裸體上,就像在做伏地挺身一樣,把他那根30厘米的烏黑油亮的巨根直上直下的在包玉婷的下體裡來回抽戳!

包玉婷嬌嫩的下體都快被他操爛了,最先充血脹硬向外翻開的是包玉婷肥厚的大陰唇,兩片長著濃密陰毛的大陰唇被操的向外大翻,就好像一件外面是毛的皮襖被解開,露出了光滑的裡子。

麻臉狠操的過程中,那兩個中年人的眼睛一刻不停的貪婪的盯著包玉婷的下體,包玉婷的兩片花瓣終於對他們張開,露出了更加神秘的女性花蕊,他們已經忍不住開始搓揉自己的雞巴。

包玉婷不斷的哀叫著:不要!

~不求求求你!

不要!

~啊!

~請請你~饒了我~麻臉卻不依不饒的沖刺著,一邊用盡全身重量狠戳,一邊吼叫:噢!

媽的好爽!

~小騷逼!

叫啊!

老子操死你!

噢!

麻臉突然感到包玉婷的陰道壁一陣痙攣,緊緊夾住了他的雞巴,好像一張溫暖小嘴不停的吮吸他的龜頭,他低頭一看,只見包玉婷眉頭緊皺,全身繃緊,突然一股暖流從身下這個女孩的陰道口裡湧出,一股股的白漿順著陰唇的縫流到屁股上,床上,隨即包玉婷渾身軟的像灘爛泥,癱在床上一動不動了,只剩下輕輕的喘息和呻吟!

包玉婷在他的強姦下,竟然達到性高潮,讓麻臉男人興奮異常,他緩緩從包玉婷的陰道裡抽出自己的雞巴。

還不等包玉婷緩過氣來,又一把摟住包玉婷的細腰,開始從包玉婷的屁股後面插了進去!

這個肌肉發達的中年人,就象個強力彈簧,在包玉婷的屁股後面瘋狂的捅、戳、插!

只見床上一個身材苗條性感的美女,被迫擺出性感姿勢,任由屁股後面的男人,把他長長的肉莖,不停的戳進自己的身體裡面,女生白色的漿液一股股的順著她玉柱般的大腿內側流到床單上。

這個房間裡不斷傳出一個女孩時高時低的呻吟,有時甚至是聲嘶力竭的慘叫,更加不絕於耳的是幾個男人野獸般的猛吼和無恥的淫笑。

肥胖子和光頭在旁邊淫笑著看麻臉姦淫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聲嘶力竭的哭叫聲不斷傳到他們耳朵裡。

嗚嗚!

不要!

求求你!

~啊!

~不要!

~嗚嗚包玉婷雙手按在床上趴著,屁股淫蕩的撅著,麻臉則是站在床下抱緊了包玉婷的臀部加速干她。

包玉婷豐腴的兩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

他一邊干著,一邊用兩只手揉捏著包玉婷前後亂晃的乳房。

他只要一低頭看見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包玉婷陰戶的超長陽具。

正在抽送的陽具上沾滿包玉婷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水。

眼前的這番景象,就好像一個東北的老農用風箱生火做飯,把風箱裡的那根長長的木棒緩緩抽出來,再用力插進去。

只不過現在這個風箱變成了一個165公分,有著高聳乳房的長腿美女,風箱的洞變成了這個裸女的陰道,而那根長木棍則是他30厘米的肉莖!

他興奮的喘著氣,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著包玉婷肉嫩的陰道壁和他粗糙雞巴摩擦的快感,同時耳邊響起包玉婷淫浪的哼叫。

不要!

~雞雞巴太長了!

快停!

~啊!

~包玉婷不斷的叫床聲讓他的雞巴又暴漲了幾厘米,他一用力,感覺龜頭頂到了陰道的盡頭,包玉婷好像觸電了似的,猛地左右搖動她圓滑的屁股:不要!

不要!

饒–饒了我!

–頂到頭了!

-別!

別再進了!

啊!

-停!

包玉婷突然的扭動讓麻臉爽的差點射出來,他連忙摟住包玉婷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著:小婊子!

陰道這麼短!

-是不是頂到子宮口了!

—看老子戳爛你的小騷逼!

—我戳!

包玉婷嬌柔無力的扭動掙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獸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爛洞!

他一邊惡狠狠的嚎叫,一邊把雞巴慢慢向後退出來,包玉婷陰道裡冒出的白漿順著他的長長的雞巴淌下來,滴落在床單上。

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頂,一整根雞巴頓時全都沒入包玉婷體內,龜頭凶狠的撞擊著包玉婷的子宮口,包玉婷已經不是在呻吟,而是聲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

-啊……啊……好疼!

……啊…啊……啊……啊…快停下!

–饒了我…請不要!

包玉婷的尖叫聲中夾雜著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體的母馬般跪在床上,手撐著床,珠圓玉潤的兩片白臀,正對著那幾個中年男人,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樣的粗醜陽具緩緩從包玉婷的陰道裡抽出來,每一次都帶著陰道口紅嫩的肉跟著外翻,接下來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兩片大小陰唇又被他的雞巴猛的塞進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來越多,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流到床上。

好一會之後,他感到包玉婷的子宮口已經越來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進,他的大龜頭終於戳進了包玉婷的子宮裡,包玉婷小小的子宮本能的收縮緊緊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龜頭。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直到半個多鐘頭後,包玉婷屁股後面的男人終於忍不住一瀉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從包玉婷的陰道裡抽出雞巴,一股滾燙的白色濃漿全噴灑在包玉婷光滑的背脊和渾圓的屁股上。

光頭早就忍不住了,他坐在床上,把已經癱倒在床的包玉婷扶起來,包玉婷圓睜一雙妙目,不知他想干什麼,直到看見他胯見那根充血過度高高翹起的粗大雞巴,才明白他想讓自己坐在他腿上姦淫自己!

可包玉婷已經虛弱無力,只能任由光頭擺布,光頭淫笑著扶著包玉婷的細腰,讓包玉婷的陰道口對準自己的龜頭,慢慢的鬆手,讓包玉婷身體的重量把自己的粗大雞巴吞進去!

包玉婷只覺得兩腿酸軟,而他扶著自己腰的手慢慢鬆開了,自己的身體不由得向下坐了下去,可要命的是一根火熱的鐵棒卻從自己最嬌嫩的陰道口裡面趁勢伸了進來!

包玉婷剛剛被麻臉強姦,陰道裡滿是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所以光頭的陽具雖然特粗,卻很順利的一節一節的慢慢滑入包玉婷細小的陰道裡。

光頭等包玉婷已經完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這才開始雄腰猛挺,把包玉婷向上狠頂。

噢!

騷貨!

你的逼好滑啊!

包的老子的雞巴這麼緊!

~爽!

~不要!

噢!

~啊!

輕一點!

求你!

~在包玉婷的叫床聲裡,他開始不停不歇的上下活塞運動,他就像一頭野獸,用盡蠻力把包玉婷向上一頂一頂,享受這其中陰莖和陰道摩擦的快感,以及身前這個女生嬌柔的哼叫。

包玉婷覺得自己好像坐在一個在上下劇烈顛簸的破車上,最痛苦的是還有一根粗大的鐵棍插在自己的下身裡面,脹的陰道一陣陣酸痛。

還有一件事包玉婷羞於啟齒,她胸前的這對玉乳比同齡女孩都堅挺、肥大,平時是她最驕傲的部分,可跑步是這對乳房上下顫動的也特別厲害,每次都扯的她乳根一陣疼痛。

這次坐在光頭大腿上,全身被他頂的幾乎飛起來,乳房每晃一次,都扯的好疼。

可包玉婷還不敢叫出來,不然這幾個禽獸般的中年男人,還不知會怎麼樣蹂躏自己的這對奶子。

包玉婷剛想到這裡,卻聽見剛才那個在自己身上瘋狂施暴的麻臉男人淫笑著對肥胖子說:你光看著干嘛!

這小妞的兩個奶子這麼上下的亂晃你就不想好好揉揉哈哈包玉婷一聽幾乎暈過去,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肥胖子把他的一雙大手,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肥胖子的兩個手擠奶似的揉擠著包玉婷性感挺拔的山峰,包玉婷尖聲叫著:哦!

–別!

輕輕一點!

疼!

啊!

麻臉笑罵道:媽的!

–胖子!

—你是在擠奶吧!

胖子興奮的一句話不說,只顧著用力揉搓眼前這對高聳的乳峰,感受著這對乳房的熱力和彈性。

光頭已經在包玉婷的陰道裡抽插了幾百下,光頭的雞巴卻還沒有完全滿足,只見陰莖表面血管青筋暴露,雞巴的背面都可以看見鼓脹的尿道,裡面不知已經積蓄了多少精液要在包玉婷的狹窄的肉洞裡突然的噴射!

光頭繼續摟住坐在腿上的這個女孩的小蠻腰,雞巴還在不停的向上狠頂,只不過他說的話越來越污穢,肉莖戳的越來越用力,節奏越來越快了!

小婊子!

—噢!

送上門讓老子操!

真他媽爽!

-老子操死你!

—小騷貨!

騷逼被操爛了吧!

–老子等會把你射上天花板去!

操死你個騷貨!

–噢!

-終於在光頭的吼叫聲中,他的雞巴在包玉婷柔滑的陰道裡發射了。

雞巴一陣劇烈的顫抖和抽搐,從他的膨脹的尿道裡噴出已經憋了個把鐘頭的熱精,滾燙的精液射在包玉婷被蹂躏了1個多小時的陰道壁上,包玉婷的陰道本能的一陣收縮,緊緊包住了光頭還未軟下去的肉莖,光頭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被女孩溫柔的小嘴緊緊含住似的,又是一陣酥麻,雞巴忍不住又是一陣抖動,在包玉婷的陰道裡吐出了最後一點濃精,這才完全軟了下去。

他這才把已經被干的半死不活的女孩扔在床上,只見包玉婷白嫩的一對乳房被男人們揉搓的紅腫脹大,比平時大出一圈,上面還糊滿了男人的口水和白色的精液;紅腫的兩片大陰唇,就像兩片蚌殼向外分的大開,裡面的蚌肉一覽無余,從最深處的肉洞裡面,一股股的白色濃漿還在不停的湧出來!

肥胖子早就等的不耐煩了,見他們兩個已經發洩完了,就急不可待的爬上床,用69式姦淫包玉婷!

包玉婷平躺在床上,還沒搞清怎麼回事,就看見一個肥胖的男人跨在自己臉上,一根熱乎乎的肉根熟練的找到自己的嘴,猛地戳了進來!

而自己的兩條大腿也被他拉的大開,不同的是陰唇上下被一條柔軟的東西來回的舔弄。

包玉婷敏感的下體被肥胖子分的大開,他把舌頭在大小陰唇上來回舔弄,同時享受著雞巴在包玉婷嘴裡抽動的快感。

包玉婷敏感的陰蒂被他熟練的玩弄,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傳遍全身,包玉婷劇烈的扭動身體,可肥胖子的舌頭還是毫不留情的深入到了包玉婷的陰道裡面,並且還常常淫褻的翻開包玉婷的大陰唇,把舌頭在包玉婷光滑的大陰唇的內側來回的舔,包玉婷被他刺激的淫水如漿般狂流不止,他一邊舔包玉婷的陰唇,一邊挺動腰部,把自己的陽具在包玉婷的嘴裡來回的抽動,感受著讓這樣一個美女給自己口交的快樂。

包玉婷在他跨下無力的扭動,用手握住他粗大雞巴的根部,被迫含住他鐵硬的龜頭,屈辱的淚水從白皙的臉上流下來。

包玉婷還從沒有含過男人這麼大的龜頭,就像一個鐵硬的乒乓球塞在自己嘴裡,熱乎乎的,還不停的從裡面流出惺騷的液體到自己嘴裡,吐又吐不出去,只有被動的吞吐著身上這個肥胖中年人的雞巴,不過這個男人好像很舒服,不停的用力向下插入、再插入!

很快,包玉婷覺得嘴裡的這根硬梆梆的肉莖,好像在一陣陣的抽搐了,難道他要—要射了!

—包玉婷想到這裡,心裡一陣惡心,忙用力的把頭向後仰,想把嘴裡這個腥臭的雞巴吐出去。

可身上這個男人卻更快更猛地在她嘴裡猛插起來!

噢-舒服!

小婊子!

-你的嘴巴好緊!

好小啊!

爽死了!

肥胖子舒服的叫著,突然他猛力的動作停止了,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

包玉婷也就在這一刻,突然感到嘴裡的那根鐵棒前端,猛的噴出一股熱流,灌進自己嘴裡。

鐵棍的每一次抽搐,都像機關槍似的發射出一股滾燙的熱精。

包玉婷的嘴裡哪容的下這麼多精液,大部分都順著她的嘴角流到床上。

好一會之後,身上這個男人才把他已經軟綿綿的雞巴從包玉婷嘴裡抽出來,包玉婷白淨的面龐上,嘴角上,長髮上都粘滿了剛才他射出的男性髒物,顯得包玉婷的臉更加的淫糜了!

麻臉這時早恢復了精力,他那根30厘米的巨根再一次暴起,惡狠狠的對準了包玉婷赤條條的身體。

他興奮的把包玉婷從床上拉起來,從背後緊緊抱住包玉婷,他那根滾熱的肉莖正好緊貼在包玉婷白嫩的屁股上,他淫褻的把陰莖在包玉婷渾圓上翹的屁股上來回摩擦著:小騷貨!

屁股長的真翹呀!

~包玉婷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只有任由他玩弄自己:求求你不要!

可麻臉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的意思,包玉婷苗條性感的身體,讓他興奮異常。

他握住自己那根巨根的末端,把龜頭沿著包玉婷的屁股縫向裡探索,熟練的找到了那個黃豆粒大小的肉洞入口,洞口還濕乎乎的,他屁股一抬,長長的雞巴像條烏黑的大蛇深深的鑽進包玉婷細小的肉孔裡面!

麻臉摟著包玉婷的細腰,從旁邊的大鏡子裡看自己姦淫身前這個美女的全過程:只見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年輕美女赤裸裸的緊貼在一起,中年男人胯下一根超長的烏黑雞巴不停的在女孩的屁股後面進進出出,每一次的進出都讓女孩啊!

不要!

的尖叫不止。

麻臉用這種站立的姿勢姦淫包玉婷,雖然他的雞巴不能插的很深,可插入的角度不同,讓他粗硬的雞巴劇烈的摩擦著包玉婷最敏感的陰道前端,包玉婷很快就氣喘籲籲,大汗淋漓!

不要~好脹啊~求求你!

不要!

~啊騷貨!

叫的真好聽!

是不是這樣干的爽呀!

~賤婊子!

~麻臉顯然對包玉婷的反應很滿意,下面那個東西干的也更快,更猛了!

他兩只手伸到包玉婷胸前,抓住包玉婷那兩個晃晃蕩蕩的肉球,雞巴則在包玉婷緊繃的下身裡面來回的抽動,包玉婷的淫水絲絲縷縷的順著和他的性器結合處向下流。

很快這種姿勢就讓麻臉不滿足了,他需要更大的沖擊和生理上的滿足。

他把包玉婷放到床邊,讓包玉婷上半身趴在床上,這樣他的雞巴的高度和包玉婷陰道口的高度正好差不多,方便他前後直來直去的猛戳。

他興奮的扶住包玉婷細細的腰身,開始像加足馬力的火車頭向前猛沖!

只見那根長長的陽具快速的沒入,又立刻抽出,狠狠撞擊包玉婷渾圓的屁股。

包玉婷幾乎是哭叫著:慢一點!

~不要!

~求你!

輕一點點啊!

麻臉完全陶醉了,他野獸似的吼叫:哦!

~媽的真爽!

老子要操死你!

他的手緊緊抓著包玉婷屁股上的肥肉,低頭看著自己那根肉莖飛快的在包玉婷的屁股後面沖擊著這嬌柔的美女。

他覺得腰有點累的時候,身體就停下不動,兩手抱著包玉婷的細腰,向自己懷裡猛帶,包玉婷就象是穿在竹簽上的肥肉,被他這樣來回的拖來推去的姦淫取樂!

包玉婷都不明白為什麼男人看見她的裸體就只有獸性的發洩。

尤其是屁股後面的麻臉,他就象是一個機器人似的,不停的雄腰猛挺,帶動他那根巨大的肉莖,猛的向前刺出,一次又一次的撞擊包玉婷雪白的屁股,撞的是啪啪做響。

他好像還不滿足似的,有時還用手拍擊包玉婷渾圓的屁股,在包玉婷的啊!

—啊!

-的尖叫聲裡,他得到了更大的滿足,可包玉婷白嫩的屁股上卻留下一個個微紅的掌印。

他這樣的猛戳了大概半個鐘頭,一陣快意從他的龜頭傳出來,他再用力的戳了幾下,終於精門大開,濃濃的精液灌進了包玉婷的陰道裡。

包玉婷覺得陰道裡那根硬梆梆的肉棍開始劇烈的抽搐、抖動,熱乎乎的液體流進了自己陰道的深處,隨之像灘爛泥似的倒在床上。

肥胖子和光頭在旁邊看著這一幕比A片還精彩的真人表演,早已忍耐不住,把已經被蹂躏的半死的包玉婷抱起來,一前一後的兩根陽具同時捅進包玉婷的身體裡面,不同的是肥胖子的雞巴進到包玉婷的屁股後面,而光頭的陽具則進到包玉婷的小嘴裡。

包玉婷圓圓白白的屁股翹的高高的,肥胖男人半蹲著,用他那根大雞巴從背後不停插她,插的她兩顆大奶子劇烈晃動。

在她前面,光頭將雞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著。

包玉婷看樣子想叫嘴巴卻被堵住,只能皺著眉頭,「嗯嗯嗯嗯」

的不停哼著。

突然間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肥胖子和光頭都快要洩了,正在做最後沖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盡頭!「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媽啊!…啊…啊!…」

,包玉婷被干的急喘,不斷告饒。

幾乎同時,兩人將精液分別噴在包玉婷的臉上和屁股上。

這個時候,包玉婷已經高潮了四,五次,已經渾身乏力,站都站不起來。

但他們還不準備放過包玉婷,麻臉先拿了礦泉水給她喝,喝完休息約20分鐘,才稍微恢復了體力,他們三個人就站到包玉婷面前,要包玉婷跪著替他們吹喇叭,吸著吸著3根雞巴又都硬梆梆了。

包玉婷輪流用嘴套弄他們的雞巴,兩只手還要替其余兩人打手槍,忙得包玉婷香汗淋漓。

從這個時候開始,他們輪番上陣,任何時候都至少有兩人在強姦包玉婷,干的包玉婷淫聲充斥小出租屋內,洩了又洩,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只有看到包玉婷快要虛脫,他們才會讓包玉婷稍事休息,但一等包玉婷回過氣,他們就又摸又舔的撩起包玉婷的性慾,接著自然又是一陣狂抽猛送,干的包玉婷半夜都在「大雞巴…」

「求求你…」

「要死了…」

不停亂叫。

各式各樣的姿勢換了又換,包玉婷還被帶到窗戶邊,面對著窗外的小路和對面的房子,站著被光頭插到高潮,最後將精液噴的包玉婷臉上,頭髮到處都是。

一直到包玉婷被干的昏過去,他們這才放過包玉婷,把這個快要虛脫的性感玉女扔在床上,他們滿足的揚長而去。

走的時候燈都不關,門也大開著。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14更新.